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诉讼 >> 正文

国际民事案件的管辖权

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意义

一、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是指一国法院或具有审判权的其他司法机关受理、审判具有国际因素或涉外因素的民商事案件的权限。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问题所涉及和要解决的是某一特定的国际民商事案件究竟由哪一国法院行使管辖权的问题。
二、按不同标准,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可分为如下几种:(1)对人诉讼管辖权和对物诉讼管辖权;(2)属地管辖权和属人管辖权;(3)专属管辖权和任意管辖权;(4)强制管辖和协议管辖。
三、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在国际民事诉讼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1)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是审理有关案件的前提条件。(2)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直接影响案件的判决结果。因为管辖权的确定常常关系到实体法的适用,从而直接影响案件的审判结果。(3)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直接影响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确定

一、确定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一般原则

1.属地管辖原则
属地管辖原则,也叫地域管辖原则,它主张以案件的事实和当事人双方与有关国家的地域联系作为确定国际管辖权的标准。在有关的国际民事案件中,属地管辖原则强调有关当事人特别是被告的住所地、惯常居所地、居所地甚至所在地,有关诉讼标的物所在地,被告财产所在地,有关的法律事实发生地,如合同履行地、侵权行为发生地等有关地方所属国家的法院具有国际管辖权。英、美、德、奥及北欧各国都是以该原则作为确定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基本原则。
2.属人管辖原则
属人管辖原则强调一国法院对本国国民具有管辖权限,它侧重于诉讼当事人的国籍。法国和其他仿效法国法的国家主要以属人管辖原则作为确定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基本原则。
3.专属管辖原则
专属管辖原则强调一国法院对与其本国国家和国民的根本利益具有密切联系的国际民事案件具有专属管辖权限。
4.协议管辖原则
它强调对于那些与有关国家和国民的根本利益影响不大的国际民事案件,可以基于双方当事人的合意选择确定管辖法院。
各主要法系国家确定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实践与国际立法

1.英美法国家一般区分对人诉讼和对物诉讼,并根据”有效控制原则”分别确定内国法院对这两类诉讼是否具有管辖权。
2.以法国为代表的拉丁法系各国一般依据当事人的国籍来确定法院的管辖权;明确规定内国法院对有关内国国民的诉讼具有管辖权,而不管内国国民在诉讼中是原告还是被告。
3.以德国为代表的德、奥、日等国以被告的住所作为确定内国法院管辖权的原则,而以国籍作为确定国际民事管辖权的例外。
4.由于世界各国对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问题作了不同规定,不可避免地产生管辖权方面的冲突。为解决管辖权冲突,国际社会缔结了许多有关管辖权的国际条约。其中较重要的普遍性的国际公约有:1928年《布斯塔曼特法典》、1965年《协议选择法院公约》和1968年《关于民商案件管辖权及判决执行公约》。目前,海牙国际私法会议正在起草一项全球性的国际公约:《民商事管辖权及外国判决公约》。

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冲突的解决

坚持国际协调原则是解决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冲突的有效途径。

坚持国际协调原则是指世界各国在确定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的立法和司法活动时,都应该考虑到其他国家的有关立法和司法实践,应该考虑到国际社会的一般做法,从而达到尽量避免和消除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冲突的目的。

就立法方面来说,立法者在进行国内立法时,首先,应尽量少专属管辖权方面的规定。其次,应尽量使自己的管辖权规定符合国际社会的一般做法。第三,应在立法上尽量扩大当事人协议选择管辖法院的范围。
与此同时,世界各国应积极参与国际立法。缔结或参加统一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规范的国际条约,是从根本上避免和消除国际民事案件管辖权冲突的最有效途径。

就司法方面来说,坚持国际协调原则就要求各国法院,首先在司法上充分保证当事人协议选择管辖法院的权利。其次,坚持”一事不再理”原则。此外,为消除无适当法院受理诉讼的管辖权方面的消极冲突,应适当扩大内国法院的管辖权范围。

管辖权的积极冲突:平行诉讼

平行诉讼(parallel litigation)是指相同的当事人就同一争议基于相同事实以及相同目的在两个以上国家的法院进行诉讼的现象。

美国对平行诉讼的解决方法

美国大多数法院均认可允许同时并存的平行诉讼的规则。

第一种方式就是允许平行诉讼,并以首先作出的判决定案。

第二种为采用非方便法院原则(Forum Non Convenience Doctrine)。

第三种方式是适用未决诉讼原则(Lis  Alibi  Pendens  Doctrine).

第四种方式为发布禁诉命令(Antisuit  Injunctions)。

重复诉讼与对抗诉讼

重复诉讼(repetitive suits)。

重复诉讼是指原告在一国法院起诉后,又针对同一被告就同一纠纷事实向系届另一法域有管辖权的法院再次起诉。

在重复诉讼中,在不同法院提起的两诉的诉讼当事人相同,而且,通常情况下,两诉的诉讼请求也相同。不过在某些场合,特别是在给付之诉中,原告也会根据同一事件提出不同的诉讼请求,比如,针对同一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原告可能会基于合同不成立,在一诉中请求返还标的物,而在另一诉讼中基于合同成立,请求支付货款。此外,原告可能在一国法院依据契约关系提出诉讼请求,而在另一国法院依据侵权行为提出诉讼请求,但是,无论两诉的诉讼请求是否完全相同,二者均是同一原告依据同一纠纷事实针对同一被告提出的,这就是重复诉讼的特点。

对抗诉讼(reactive suits)

对抗诉讼是指,第一个诉讼的被告依据同一纠纷事实以第一个诉讼的原告为被告向系属其他法域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的诉讼。

与重复诉讼不同的是,对抗诉讼中的两诉的双方当事人虽然相同,但是原、被告的地位发生逆转。在内国民事诉讼中,被告针对原告所提出的对抗性请求,由于存在着事实上或法律

上的牵连关系,因此,法院在给予救济时总是尽可能地将诉讼当事人之间的争执点全面地、终局性地予以解决,避免就这些争执点中的任何一点进行多重诉讼。但是,在涉外民事诉讼中,由于涉外民商事诉讼管辖权是由每个国家自行决定的,国与国之间不存在相互指引、相互制约,因此第一个诉讼的被告可以通过直接向其他法院起诉的方式达到对抗原告的目的。对抗诉论在涉外民商事纠纷中屡见不鲜。譬如,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争议中,经常可见一方当事人在一目法院提起给付之诉而对方当事人则在另一国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做出合同无效的宣告式判决(declaratory judgment )。

2、不方便法院理论

不方便法院(non forum convenient)最早起源于19世纪中期苏格兰的司法实践,到19世纪末美国的一些法院采纳了苏格兰法院的做法,以后英国法院又接受了该原则。不方便法院的含义是,当本国法院根据其国内法或相关国际条约的规定,对某一涉外民商事诉讼案件具有管辖权,但是,该法院认为由它对案件行使管辖权非常不方便或不公平,且存在其他较为方便审理该案的外国法院时,该法院可以拒绝行使管辖权。

确立不方便法院的原则旨在防止当事人挑选法院(forum shopping)。关于挑选法院的确切含义,在英国的一个案件中,将其定义为“原告绕过其天然法院(natural forum)并将其案件在某个其他法院提起,而在那里他可获得在其天然法院所不能获得的救济或利益”。显然,在这种情形中,不方便法院原则的适用可以使得法院通过做出中止先进行的诉讼的决定,而使原告在其天然法院诉讼,以防止因原告占尽先机而导致的对被告的不公平。

当存在一个更天然或更加适合的管辖地时,不方便法院原则给法院提供了一个自由裁量以拒绝行使管辖权并因此而防止当事人跨国挑选法院的机制。今天,该原则得到了非常广泛的适用,它不仅可以被用于当存在更适当的法院时,受诉法院通过撤销诉讼或中止诉讼而拒绝行使管辖权,而且,也和是否应当制止在外国的诉讼,以及是否应当准许当事人向管辖区外送达令状有关。

不方便法院作为本国法院在发生涉外民商事诉讼管辖权冲突时拒绝行使管辖权的一种原则,目前已为许多普通法国家的司法实践所采纳。英国、新西兰、加拿大、以色列、澳大利亚

和美国的法院均适用了不方便法院原则。此外,在以大陆法管辖权制度为基础的魁北克和日本,都采用了与不方便法院极为相似的名为“特殊情况”(special circumstance)的原则。在瑞典法中,瑞典法院对于管辖权具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但其他大陆法国家,如比利时、法国、德国、瑞士、意大利、希腊和荷兰的法院都没有类似的拒绝行使管辖权的自由裁量权。同样,在斯堪的那维亚法系国家以及拉美国家,也没有类似的本国法院拒绝行使管辖权的原则。

虽然采纳不方便法院原则的国家很多,但对于不方便法院的适用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标难,对此,每个国家都有各不相同的做法。就其具体适用方法而言,适用不方便法院原则的国家大致可以分为英国和受英国法影响的其他国家、美国、魁北克、日本和瑞典这5组。

不方便法院的检验标准

英美国家:对被告的不方便只需被告简单地指出在另人个国家有一个“更合适” (more appropriate) 的法院,法院即可以不方便法院为由拒绝行使管辖权,即采纳“最合适法院”标准。

澳大利亚:必须存在原告“滥用诉讼程序”(abuse of process),以致于原告选择某个特定国家的法院仅仅是为了对被告的“缠诉或者压制”(harass or oppress),法院才能以不方便法院为由拒绝行使管辖权,即采纳“明显不合适法院”标准。

美国法院运用不方便法院理论的限制性条件

1、充分可替代法院要件

只有存在另一充分可替代法院时,方可适用不方便法院理论。充分可替代法院的条件根据1981年皮珀一案的要求,一般包括

(1)对案件有管辖权;

(2)与诉讼的关系更为密切;

美国法院通常把下列情况中的外国法院列为不充分的外国法院:(1)外国法院对争议不具备诉讼标的管辖权;

(2)原告无法在外国法院提起诉讼;

(3)外国法院对被告不具备属人管辖权;

(4)外国法院具有偏见或存在贪污腐化现象;

(5)外国法院将适用不适当的实体规则或程序规则。

替代法院所属国实行的法律对原告是否有利,并不影响不方便法院理论的适用。但是,如果替代法院所提供的救济明显不足或极不合理,以致原告没有救济可寻,同此种法律的变化所造成的不公正后果应当受到重视。

中国公民卢某在美国法院诉中国航空公司案

1990年3月20日,中国公民卢某在美国旧金山购票,搭乘一架中国航空公司的班机由美国旧金山飞抵北京。在离机时,卢某不幸受伤。卢某为按照美国有关法院获得更高金额赔偿,便在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对中国航空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对方承担损害赔偿。中国航空公司同则认为中国法院为适当的法院地,因而请求美国法院根据不方便法院理论,驳回原告的起诉。1992年,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作出判决,认为中国是充分可替代法院地,并据此驳回了原告的起诉。其理由是,原告在另一法院地所得到的赔偿少,并不意味着该法院地所提供的救济不能令人满意。

美国依据不方便法院理论撤销诉讼的证明标准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海湾石油公司一中指出,依据不方便法院理论撤销诉讼,必须有关于严重不方便和不适宜的有力证据。如在原告选定的法院进行审理给被告或法院带来沉重负担,或者原告不能就其所作选择的便利性提供任何具体理由。在皮珀一案中还进一步强调,如果在原告选择的法院进行审理给被告造成压迫和苦恼远远超出给原告带来的便利,或由于影响法院自身的管理及法律问题的因素使其成为不适当法院,该法院就可以行使合理的自由裁量权,撤销诉讼

附加条件:有一个充分的可替代法院,这个法院的条件是(1)被告同意在外国可替代法院进行诉讼并接受送达;(2)被告同意在原告于外国进行的中提交文件和证人;(3)被告在外国法院进行的诉讼中放弃任何时效抗辩;(4)被告同意偿付原告在外国获得的任何判决。如果被告未能遵守上述条件,美国法院就可恢复本院的诉讼。

未决诉讼命令

未决诉讼命令是一种允许美国法院为支持在他国法院进行的涉及相同或类似当事人及争议事项的诉讼,中止本院诉讼的程序性手段。在发布未决诉讼命令中止令之后,外国法院可继续进行平行并作出判决,而且该判决通常将获得美国法院的承认。如果外国法院的诉讼没有继续进行下去,则美国法院的诉讼可以恢复。

未决诉讼命令只是中止诉讼,而不是象不方便法院原则那样直接撤销诉讼。

禁诉命令(antisuit injunctions)

禁诉命令是指美国法院为使外国法院进行的诉讼终止而发布的命令,此类命令指示受美国法院属人管辖的一方当事人不得在外国法院起诉或参加预期的或未决的外国诉讼。

一般而言,在美国法院的司法实践中,需要发布禁诉命令的情况有以下几种:(1)在预期的美国诉讼中占有优势的一方当事人可以要求发布禁诉命令,以阻止处于劣势的对方当事人在外国法院就同一争议事项再行起诉;(2)美国法院诉讼的一方当事人为阻止对方当事人在外国法院进行有关同一争议的未决诉讼或预期诉讼而要求发布禁诉命令;(3)如果在两国法院提出相关但不相同的诉讼请求,一方当事人为了将诉讼合并在他所选择的法院进行,可要求发布禁诉命令;(4)法院可发布反禁诉命令(counter-injunction),以阻止一方当事人为反对在本院进行的诉讼而在外国法院取得一项禁诉命令。

美国一些法院所确立的发布禁诉命令的标准较为宽松。如第五巡回区和第九巡回区法院。

另一些法院则认为一般不应发布禁诉命令,如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第二巡回区和第六巡回区上诉法院。其理由是,当事人及争议问题的重复本身并不足以证明发布禁诉命令的合理性。相反,只有在下列情况下才可发布禁诉命令: (1)保护法院自身的合法管辖权;(2)阻止当事人法院地的重大公共政策。

我国对平行诉讼的态度

涉外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0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和外国法院都有管辖权的案件,一方当事人向外国法院起诉,而另一方当事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可予受理。判决后,外国 法院申请或者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对本案作出的判决、裁定的,不予准 许;但双方共同参加或者签订的国际条约另有规定的除外。”

另外,第15条还规定:“中国公民一方居住在国外,一方居住在国内,不论哪一方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国内一方住所地的人民法院都有权管辖。如国外一方在居住国法院起诉,国内一方向人民法 院起诉的,受诉人民法院有权管辖。”

国内民事诉讼:《民事诉讼法》第35条:“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向两个以上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3条进一步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先立案的人民法院不得将案件移送给另一个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在立案前发现其他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已先立案的,不得重复 立案;立案后发现其他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已先立案的,裁定将案件移送给先立案的人民法 院。”

一.一般管辖
国际民事案件的一般管辖权的确定以地域管辖为原则;而且以被告所在地作为确定管辖权的标准。被告为自然人时,只要其在我国有住所或经常居所,不管其国籍如何,其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就具有管辖权。被告为法人时,法人住所地的人民法院有管辖权。自然人的住所地是指其户籍所在地,其经常居住地是指其离开住所地至起诉时已连续居住1年以上的地方。而法人的住所地是指法人的主要营业地或者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
二.特殊管辖

在被告不在我国境内的情况下,因合同纠纷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对不在我国境内的被告提起诉讼,如果合同在我国境内签订或履行,或者标的物在我国领域内,或者被告在我国领域内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者被告在我国领域内设有代表机构,则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合同标的物所在地、可供扣押财产所在地、侵权行为地或者代表机构住所地的人民法院可以行使管辖权。对不在我国领域内的人提起的有关身份关系的诉讼,由原告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
另外,民事诉讼法第26~33条的规定可类推适用于含有涉外因素或国际因素的案件。例如,在被告不在我国境内时,因保险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可以由被告住所地或者保险标的物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因票据纠纷提起的诉讼,可以由票据支付他人民法院管辖;因铁路、公路、水上、航空运输和联合运输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可以由运输始发地或目的地人民法院管辖;因铁路、公路、水上、航空事故请求损害赔偿提起的诉讼,可以由事故发生地或者车辆船舶最先到达地、加害船舶被扣留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因海难救助费用提起的诉讼,可以由救助地或者被救助船舶最先到达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因共同海损提起的诉讼,可以由船舶最先到达地、共同海损理算地或者航程终止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还对涉及华侨和海外留学生的离婚案件的管辖权作了专门规定。

三.专属管辖
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专属管辖案件有以下4种:

(1)因不动产纠纷提起的诉讼,应由不动产所在地人民法院专属管辖;

(2)因港口作业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应由港口所在地的人民法院专属管辖;

(3)因继承遗产纠纷提起的诉讼,应由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或者主要遗产所在地的人民法院专属管辖;

(4)因在我国履行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勘探开发自然资源合同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应由我国人民法院专属管辖。

四. 协议管辖
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的法院管辖。选择我国人民法院管辖的,不得违反民事诉讼法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五. 推定管辖
事诉讼的被告对人民法院的管辖未提出异议,并应诉答辩的,则推定被告承认我国人民法院有管辖权。

14 条评论 引用